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练团队 > 巴西柔术教练 >

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哪种野心比较大的孩子

时间:2018-02-01 18:36

   

  北京赛车平台 作为一项中国传统杂技技艺,柔术需要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对演员的身体条件和艺术表现力有着极高的要求,能从中脱颖而出的表演者凤毛麟角。26岁的刘藤是其中一员,她学习表演柔术已17年。

  广州日报:你出身于永城市薛湖镇的戏曲世家,1991年生于安徽淮北,5岁随父母客串舞台,6岁学习钢琴。在你小时候,耳濡目染受到戏曲的熏陶,似乎更有可能会进入戏曲这个行业,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舞台上的杂技?对于这个选择,家人是否反对?

  刘藤:在小的时候,父母还是让我学习音乐更多一些,而且专门学习了钢琴。由于要随着父母客串舞台,所以父母也会让我去练一些“基本功”,我非常喜欢,主要是由于自己在练功的时候比较喜欢做“极限”的动作,但是却不知道目标是什么。

  大概在9岁的时候,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一档栏目,其中有杂技表演的节目,觉得这似乎就是自己所喜欢的“极限”舞台。

  到杂技学校进行专业的学习,父母认为会吃很多苦,所以坚决不让我去。但是我真的喜欢这个,而且想坚持自己的想法。经过有半年多的时间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

  刘藤:我今年26岁,无论是在家乡的朋友,还是在杂技学校的同学,她们很早就已经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而且许多孩子都挺大的了。

  广州日报:你9岁就考入山东杂技学校学习柔术。如今回头来看那段经历,是否有更深的感触和记忆?

  刘藤:我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做极限的动作,这类的训练也算是为柔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但是,当我到了杂技学校学习柔术时,才发现之前的动作和真正的柔术相去甚远。每天早上要五点半左右就起床练功,一年四季时间不变。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就在练功,到了天完全都黑了才能结束练习。总的来说,就是非常苦。

  刘藤:每天练功一般都在12个小时以上,然后就是除了吃饭、休息,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练功。

  刘藤:我们和专业的运动员一样,会有一些职业病。而且柔术是超出正常人身体极限范围的表演,所以我的腰部受到了一定影响。比如说腰肌劳损,这是我在16岁就检查出来的,到了现在还有。

  广州日报: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一般的出路是怎样的?进入杂技团演出?你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看到你是选择了与父母一起演出,当时是否有其他的选择?

  刘藤:柔术这个项目,一般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出品”了。我当时到学校的时间比其他学生要晚,别人已经学习了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但我可能是有些天赋吧,这些基本动作我在半个月之后就能够达到了。

  当时在杂技学校毕业之后的“流程”,一般都是进入一些马戏团或杂技团,然后出国演出或在国内巡回演出。当时我还只有10岁,就有不少的团队来选我这个小演员。当自己被选到了之后,就会跟着团队到各地去巡回演出,那时就能够挣工资了。

  但是,父母却不放心我这么小就在外面,怕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他们就把我接回了家乡,并继续在艺术学校学习艺术,专门学习了钢琴和大提琴。毕业之后便和父母同台演出。

  刘藤:当时我就在舞台上客串演出,演着演着就在当地市区已经小有名气,再之后就有许多外地人也邀请我去演出。当时这种柔术的节目大家还接触很少,所以当看到我的柔术节目时也非常喜欢。

  广州日报:2007年,CCTV7《乡村大世界》走进永城,你代表家乡成为参演的演员。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开始被更多人熟知?你如何看那次机会?

  刘藤:那次应该算是第一次登上央视的舞台。之前我只是在当地和周边的城市小有名气,当时文化局就推送了我去表演。我当时非常小,对于上电视之类的也完全没有概念,当时我把头发一扎起来就上台表演了,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化个妆的,样子可以说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了。现在看来,那次的机会还是挺珍贵的。

  广州日报:如果没有那次上电视,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是否今后的知名度也就只是局限于家乡附近的区域?也可能不会到外地闯荡?

  刘藤:应该也不是。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哪种野心比较大的孩子。我还记得当时在这期节目播出之后,也只是限于大家知道了这么一个孩子在表演柔术。那时我还只有16岁,我当时就跟我妈妈说,想自己出去闯一闯。我觉得当时还是对表演有一种内心的追求,然后就什么都不管了。

  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就是一边自己学习,一边靠演出赚钱养活自己。后来我学习了一些舞蹈的元素,融入到了柔术的演出之中,还有许多元素一点点学习,逐步融入到柔术中。我认为,这样能够让柔术在技能上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同时也让元素更加丰富具有吸引力。

  广州日报:此后,知名度不断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