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练团队 > 巴西柔术教练 >

用彭斌的话说

时间:2018-10-26 10:14

   

 

 
 

 

 

 

 

 

   
 
 
 
 
 
 

 

       
 
 

 

 
 
 
 
 
 

 

 

 

 

 
 
         
 

 

 
 
   
 
 
 
 
   
 
 
 
 
   
 

 

 

 

 
 
 
 
 

 

 

 

 
 
 
 
 
 
 
   

 

 

 

 

 
 
       
 
 
 
 
 

 

 
 

 

 
 
 
 
 
 
 
 
 

 

 

 
     

 

 
 

 

 

  嘴上说着话,方逸用小指甲扭动了吊坠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原本两个横着的卡扣,随着方逸的动作弹了出来,拿过那块陨铁放进吊坠之后,卡扣又自动的缩了回去,将陨铁紧紧的包裹在了吊坠之中。

  看着镶嵌在吊坠里的陨铁,方逸不由感叹了一声,以现代的加工技术想要还原这种工艺怕是都很困难的,而在当年,这些都是出自匠人的手工,可见当年制作工艺的精湛了。

  “嘿嘿,正合适,大哥,谢谢你啊……”方逸将陨铁吊坠的项链戴在了脖子上,项链并不是很粗,挂在脖子上也不是很显眼,方逸很是满意。

  “自己兄弟还客气什么,不过这东西原来还能这么玩啊?”看着方逸的动作,彭斌看的是一愣一愣的,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吊坠,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玄机。

  彭斌正在说话的时候,他腰间别着的一个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彭斌知道这是家族内部有紧急的事情要找自己,因为这种对讲机的范围只能覆盖彭家这个集镇,是几个长老互通有无的专用通讯工具。

  在头七之后,彭老大的丧礼就算是结束了,不过彭斌也变得愈发的忙碌了,因为前来吊唁彭老大的人,有很多都是彭斌不认识的,他需要去维护父亲留下来的那些关系,保证彭家在各地的利益。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彭老大几乎都没有露面,他让阿虎陪着方逸等人,去了边境处的赌场还有缅甸的一些景点游玩了一番,方逸对这些的兴致不是很高,胖子和三炮却是玩的很尽兴。

  尤其是胖子,虽然是第一次进赌场,但手气很是不错,拿着阿虎给他的五万美元的筹码,竟然赢了二十多万,算下来也有一百多万币了。

  不过如果不是方逸见好就收,拉着胖子出了赌场,这些钱最后能不能拿走还是两说呢,即使如此,方逸也被胖子嘟囔了好几天,在胖子看来,要不是方逸拉他走,他最少能赢五十万美元以上的。

  回到彭家的第二天,方逸见到了彭斌,只是看到彭斌的穿着之后,方逸有那么一点不习惯,身高将近两米的彭斌以前一直都穿的很休闲,但这次却是西装革履,穿的十分正式。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苦笑了一声,伸手将脖子上的领带给拉扯了下来,随手往桌子上一扔,没好气的说道:“好像不穿西装,就是对人不尊重似的,可是我阿爸不管见什么,都是穿的很休闲啊……”

  跟着彭斌一起过来的还有彭浩,不过相比西装革履的彭斌,彭浩穿的就随便了很多,听到彭斌的抱怨只会,彭浩强忍着笑意,说道:“老爷子有那威望,也有那年龄,彭斌,你就忍忍吧……”

  “三哥,咱们可说好了,这家主我只干五年,五年之后,说什么我都不当了……”

  此刻屋子里都是自己人,彭斌的神色十分的放松,说实话,这几天不断的见人谈话,彭斌都快疯掉了,有这时间他宁愿去练武场活动活动身体,也不愿意一脸假笑的在那里应付差事。

  “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家主哪里能随意更换的?”彭浩闻言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彭斌,家主必须还是你,不过等到家族内部的这些事情都处理顺当了之后,你就能做撒手掌柜了……”

  “哎,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彭斌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现在是一肚子的牢骚找不到人发泄。

  “大哥,我可不是来听你发牢骚的啊……”等彭斌抱怨了一会之后,方逸开口说道:“大哥,今儿我找你,是来向你告辞的,我想后天就回国了……”

  不知不觉中,方逸来到缅甸竟然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现在金陵已然是过完了元旦,新的朝天宫市场也已经开业了,要不是有满军在家里支撑着,方逸他们怕是连店面都开不起来。

  不过眼看着春节就要临近了,一来方逸要回山祭拜师父,二来三炮胖子也要回家过年,所以虽然在缅甸有吃有喝还有人陪着玩,但方逸和胖子三炮几人,却是有些归心似箭了。

  尤其是三炮,原本定下来的婚期,因为此次来缅甸寻找方逸,也只能改期了,现在改成了大年初一,按照三炮的话说,那会家里人都在,能聚的齐一些。

  听到方逸告辞的话,彭斌不由愣了一下,他原本还想让方逸在家里住上个半年呢,用彭斌的话说,方逸无父无母,缅甸这里的家,就是方逸的家。

  方逸笑着和彭斌开了句玩笑,其实他从野人山里出来之后,每隔一两天都会和柏初夏电话联系,两人的性格都是那种豁达爽朗的人,倒是没有方逸说的那么夸张。

  和国内一样,缅甸等地的华人,也是会庆祝新年的,在新年的时候甚至要比国内更加的热闹,彭斌想着方逸也没有什么亲人,所以才想让他留下来的。

  “大哥,等过完年,我有时间再来看你……”方逸知道彭斌的意思,心里也有些感动,虽然和彭斌结拜没有多长的时间,但是在方逸心里,已经是把彭斌当成亲人了。

  “你小子要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