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场馆展示 > 三里屯SOHO店 >

关掉5家正盈利的健身房 女蓉漂给健身行业一声雷

时间:2017-02-15 06:36

   

关掉5家正盈利的健身房 女蓉漂给健身行业一声雷

关掉5家正盈利的健身房 女蓉漂给健身行业一声雷

走路连蹦带跳,手机壳上一个硕大的红唇,说话时双手不停地比划,张琪身上的运动气息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她嘴里时不时蹦出“财务模型”、“客户体验”、“时间成本”,很难让人相信她是成都魔方运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更令人惊讶的是,张琪为了自己坚信的创业方向,毅然关掉公司旗下5家正在盈利的健身房。

□ 李培洋 成都商报记者 李博

常让室友“午夜惊魂” 为心仪工作堵截老总

大学时的张琪动如脱兔,活跃于学校排球队、网球队,甚至被同学视作“多动症”少女。她的精力仿佛永远用不完,蹦跶了一个白天还不够,夜晚熄灯后,还要在寝室里练瑜伽。2007年时,瑜伽这项运动还不流行,加之动作需要保持静态,且造型怪异,常常吓到晚归或起夜的室友。“没过几个月,她们就习惯了,”张琪笑得颇为得意。

2008年,为了庆祝北京奥运会,张琪拉着室友想在天津和北京之间来回骑行。“早上,我们带上几瓶水和两个鸡蛋灌饼上路了。”结果,因为看不懂地图,张琪和室友很随意地选择沿103国道往太阳的方向走,“看到对面来的车牌以‘蒙’字打头,才知走错了。”最终,两人骑行了12个小时,才到达了北京市通州区,然后坐车去了鸟巢。

毕业后,张琪为了寻求心仪的工作,在刚遭遇车祸还没完全恢复的情况下,直接扯掉纱布去招聘会现场,堵截负责招聘的人力老总。“请您务必给我一分钟时间,如果您听了我的自我介绍后,还是对我不感兴趣,那就算了。”张琪对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绝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我是会主动争取,甚至创造机会的人。”

2015年,26岁的张琪选择出去闯一闯,毅然辞去了在天津中国银行的工作。告别了“金饭碗”的张琪,将房子卖掉、把物件打包,南下成为一名创业“蓉漂”。

创业项目源自抱怨 想做健身房里的“星巴克”

“想做健身这个行业,是因为国外朋友的一次抱怨。”张琪介绍,这位朋友有健身的习惯,每年回国两个多月,“要么按次,要么买年卡的付费方式,让他很难接受。”同样爱好运动的张琪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创业突破口,就去咨询业内专家。

据业内专家介绍,国内的健身门店,依靠年卡绑住消费者,收回部分成本;然后不厌其烦地推销私教课程,以此为盈利点。但业内专家总结,这种财务模式并不健康,“店面运营成本随时间在上升,而年卡消费者的费用却恒定不变,相当于健身房一直处于亏损,所有压力都在销售上。”

张琪还发现,国内大多数年卡消费者锻炼频次不高,健身房的教练利用率低,且兼职销售,健身房地域局限性较大。“我能不能做一款健身房里的‘星巴克’呢?”2015年8月,张琪借鉴国外经验,打造了集月卡消费、中小型社区健身房联合、网上约课的“魔方健身”健身房整体解决方案,并成功在3天时间里联系了7家健身房,以确保消费者能够随时随地,享受自由廉价的健身。

赌上身家再找蓝海 壮士断腕关掉5家门店

本以为找到了创业蓝海的张琪,却在详细了解各家健身房经营状况后,惊呆了,“有的健身房为了收回初期成本,绑定消费者,甚至办了10年卡,而当时的收益早已不见踪影。”这意味着一旦联合,张琪相当于背上了巨大债务,需要慢慢“偿还”给年卡会员。

基于现有健身房联合的方式走不通,张琪决定自己建社区健身房,“我们和社区、政府合作,找一些闲置的地方进行建设。”但买设备的钱是笔不小的开支,甚至逼得张琪拿出自己的积蓄,还卖了自己的车和房子。

随着种子轮投资的介入,以及6家社区中小型共享健身房的建设完善,“魔方运动”影响了10万多用户,公司开始有了收益。“当时都准备大肆扩张了,却在总结会上,发现了问题。”张琪回忆,他们发现社区小型健身房这种模式,只是将大型、年卡式健身房等比例缩小了,却没解决根本问题,“场馆间教练的调度,以及后台客服人员的等量匹配,还有我们的消费人群,会造成运营上的极大困难。长远看来,盈利性堪忧!”张琪分析,他们的客户依然是那群愿意运动的人,唯独消费方式不同,并没有如预期吸引来平时不愿健身的人,“这种模式其实并没有壁垒,如果别人模仿,打价格战,我们的利益很容易被缩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