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练团队 > 泰拳教练 >

成都泰拳手在泰国夺金腰带 三次将对手打倒在地

时间:2018-09-30 04:44

   

  成都拳王严弟楠日前在泰国夺得泰拳金腰带,他认为泰拳在中国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作为当地华裔,泰国著名的泰拳推广人黄步中则表示,泰拳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么负面,而中国泰拳手的水平在近三四年提升很快。

  4月29日晚,在泰国芭提雅,已腰绑四条职业泰拳金腰带的成都泰拳手严弟楠,又得到了一条金腰带。由于在第二回合就将对手松叨技术性击倒,裁判判定严弟楠获得本次摩易泰世界冠军挑战赛(常规赛)53公斤级的冠军金腰带。

  “这是我学拳练拳那么多年来,首次在泰拳的故乡获得金腰带,十分难得。”由于个人选择的原因,严弟楠今年决定退役,转投赛事推广和商业投资,所以这条金腰带对他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

  4月29日当晚8点,严弟楠和泰方教练Rambo(Fairtex俱乐部)被安排入场。场地是开放式的,设在一个巨大的酒肆里,桃红色的灯光和周边酒客的高声叫喊此起彼伏,泰拳的拜师舞乐声夹杂在闹哄哄的氛围里。

  严弟楠所参加的本次比赛的金腰带,由芭提雅世界搏击体育馆颁发。泰国每个拳场都相当于一个搏击组织,都有自己的职业排名,每个拳场都可以颁发金腰带,全世界的拳手都在这里比赛。由于在泰国举办的泰拳赛事级别和水平都很高,因此这些赛事也自然被业内所普遍认可。

  晚上8点15分,两位随行给严弟楠一一做好准备工作,戴牙套、缠手带、臂带、头箍,在交纳1.5万泰铢(约合3200元人民币)的参赛费后,严弟楠和松叨互敬、跳拜师舞(泰拳赛前的一个祈福仪式,保佑性命、尊敬对手,现演化成一种固有程序)。比赛有五个回合,对手松叨的战绩不俗,是土生土长的泰拳手,一开始由于占据主场之利,一脸轻松的松叨还双手扬起挑衅严弟楠,台下瞬间喊声四起,像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里的黑拳现场。

  严弟楠在开赛后被对手击倒一次,加上紧张有余,客场作战,明显很不适应对手长腿、重击,以及满不在乎的拳风。第一回合很快结束,Rambo很担心,这位具有30年执教经历的老教练大声喊着严弟楠的名字,并且提醒着他:“你的腿比不过他。用你的拳,加强,加强,注意出拳的频率,快、猛,把他逼到角落!”

  第二回合,现场更加噪杂,有人还在大声叫骂,这给不懂泰语的严弟楠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发挥了自己出拳快、转身灵活的特点,“啪啪啪!”拳拳到肉的声音刺激着现场观众的神经,成都商报记者站在台边十分近的位置,几次被台上飞溅过来的汗水“砸”到。眨眼间,严弟楠猛一出拳正中松叨脑门!松叨轰然倒地,裁判读秒。5声过后他翻身爬起,周围嘘声四起,比赛进入白热化,严弟楠看对手还未定神,又是一组组合拳弹出去,对手再次倒地。松叨开始不断用腿招架,但已不能阻挡严弟楠拿下这条金腰带的决心,又是快速重拳,松叨已沉沉地倒在成都商报记者面前的拳台上。裁判随即终止比赛,举起了严弟楠的右手……

  “圆梦之余还是要感叹,这样极具观赏性和竞技性的比赛项目在中国一定会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得胜后的严弟楠说。

  在泰拳的圈子里,“黄步中”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广东潮州人黄步中,出生在上海,现年68岁,3岁跟父母来泰国,经商、打拳,做泰拳生意,“泰拳我玩了45年,做到现在这个规模我自己都吃惊,全泰国和我比资历的人不到三个。”这位泰拳传奇人物,4月30日晚上和成都商报记者面对面,讲述他的泰拳人生。

  1975年,黄步中为实现一个爱好者对泰拳的梦想,创办了Fairtex泰拳训练营,“直到现在,在泰国,泰拳都是很多穷人从事的职业,我当时挣了很多钱,回报社会,就让贫困的儿童和年轻人通过学习泰拳打比赛,有口饭吃。”

  到了1980年,他的训练馆已成为泰拳训练的“亚洲首席”,并开始训练女拳手,在当时这是被泰国人视为禁忌的,“20年前,我在美国旧金山、凤凰城等地开拳馆,为了消除好莱坞电影里对泰拳和泰拳选手的负面形象。”黄步中对成都商报记者说,他“后来推广泰拳,就是为了改变大家把泰拳当‘街头混混’的误解。”

  黄步中介绍,来芭提雅打比赛的中国拳手凤毛麟角,“专门来的人很少,来训练和拜师的不少。大部分都是为了健身。因为要走职业太难了,苦得很。”

  他认为现在中国泰拳手的水平在近三四年提升很快,比赛经验多了,有比赛才有提高,商业操作水平也得到提升,“多等几年,中国泰拳的水平和发展会更好。我觉得泰拳在全世界范围的发展趋势也会很好。因为在站立式搏击运动中,泰拳一定是最强的,我们所知的UFC等其他终极格斗形式,都是可以在地面搏击和缠斗的。而且泰拳比赛出场费也越来越高了,钱多了,又出名,难怪有很多拳师来争名夺利。”

  雅桑克莱作为黄步中最得意的“作品”,经常在全世界打比。